太阳城手机版

您的位置: 首页 > 产品荟萃

钟曦自述:我绘画的几个阶段

开始下载
  • 软件大小:[!--filesize--]
  • 软件类别: [!--softtype--] | 产品荟萃
  • 软件语言: [!--language--]
  • 运行环境: [!--softfj--]
  • 软件评级:
  • 更新时间: 2018-12-07 17:03:15
  • 软件授权: [!--softsq--]
  • 插件情况: 无插件,请放心使用
  • 相关链接: 无相关信息
  • 安全检测: 瑞星:安全 江民:安全 卡巴:安全

src="/img/ad415.png"

软件介绍

  在中国,但凡从事版画二十年以上的画家,或许无一例外不是从黑白木刻开始的。1984年, 刚进入大学二年级的我, 便开始了木刻的学习, 作为一个学生,自然地随着当时的大流模仿着张怀江、赵延年等大家的作品形式,作了一些风景题材的习作,后又尝试为台湾一名诗人的诗作了一系列木刻插图,诗人大名已忘了,那批木刻现在也已“流落民间” ,但我始终难忘的是,其中有两张被入选了当时的省“青年版画展”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正式展览,作为一个在校学生,当然是倍受鼓舞,要知道,那时候的展览可不像现在这么多。毕业创作很自然还是木刻,我记得刻的是《墨点无多泪点多——八大山人像》。

  1986年, 大学毕业留校任教。有幸和著名学者邱振中先生同事,受他影响,开始了一段为期不短的现代书法的创作。那是一段值得怀念的经历,当时的状态完全可以用“痴迷”来形容。家里总是满墙满地的宣纸,厚厚的堆积着,一是因为住房实在不敢说大,二来这类创作也实在太费纸。一有时间就“写”,满脑子都是不认识的“字”,有时候半夜醒来,忍不住又打开灯,在满屋子的纸中来来回回地看,看着看着又开始写了。

  当时也就是“写”,真没想太多,不经意间也颇有收获,作品参加了那几年间最为重要的几次现代书法展览。现代书法展当时总不及画展那么轰动,但在后来整理研究现代书法的人士看来,这些展览都是具有很高文献意义的。只是我自己一次都没有露过面,和现代书法的同行几乎没什么交流,所以搞书法的朋友大多知道我搞版画,搞版画的朋友几乎没人知道我曾经也搞过书法。时间一长,那段经历几乎淡忘了,不久前在邱振中先生的新书《书写与观照》中,居然赫然看到别人(顾非音先生)在1991年写到对我书法作品的一段评价,一晃这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这段看似与绘画无关的经历,其间并没有想到会对我后来的创作产生什么影响,但现在看来,这段经历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不夸张地说:这段体验开了我的心智。对形式的敏感,对状态的把握,对抽象的理解,以及对现当代艺术的认识,都是从这开始的。就我自己来说,现代书法,以及稍后的抽象水墨的创作经历,是传统和现代之间,具像和抽象之间的一座坚实的桥梁。

  1988年,我到中央美院版画系进修,专攻丝网和铜版。做了大量随意性的小版画,和几年前热衷于现代书法一样,我又进入了另一个“痴迷”的阶段。初到北京,大有“豁然开朗”的意思。北京是精英荟萃之地,特别是中央美院,更是汇集了一批艺术精英,在这样的环境中与老师同学的频繁探讨,以及大量国内外画展,都真正促使我对当代艺术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感悟。机缘巧合,我有幸看到了西班牙画家塔皮埃斯的作品展览,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转折。

  说机缘,其实只是对我个人来说。当时看这个展览的人很多,我们同班的十几个同学都看了,但从此迷恋抽象绘画的好像只有我一个。这并不说明什么。如同看其他一些展览,有人激动得几乎“当场晕倒”,“醒来”便开始了一条崭新的道路,而我可能会麻木不仁。可见“机缘”是平等的,但不可能是对大多数人都有意义的,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其实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还要大很多。与其说人选择了机缘,还不如说是机缘选择了人。

  说看一个画展就改变了我的艺术道路,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这还得和前几年的现代书法联系起来看。那时期的书法和之后的一段抽象水墨实验,与早期传统的美术学习没有太多的关系,如果说和我后来的创作有关系,那也是因为后面的机缘——实际上那段“痴迷”在当时是孤立的。后来的创作能让那段“痴迷”有幸不孤立,就完全是因为中央美院的学习和塔皮埃斯的展览。水墨在宣纸上独特的手感、随机性、偶然性,和原来的学习与创作差距之大,实在是触目惊心。从惯于草图到正稿的习惯创作模式,突然进入一个无遮无碍但又危机四伏的新境地,其中的阵痛和狂喜都是原来不堪设想的,绘画的背景使我在创作书法作品时可以相对更轻松地越过笔法、章法、行气的约束,使书法作品更具有“画面感”,同时也相对比长期搞传统书法的人更具有“现代性”;反过来说,书法中对抽象形、线条、布局的控制,又使我在绘画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能力。而塔皮埃斯的展览,则让我明确了当代艺术的定义。

  而如果这些能力变化只是停留在现代书法上,就不会有后面的版画创作。而一旦我的视野放在“大艺术”的高度,也就不会再有“书法”、“绘画”之分了。应该说,中央美院的学习经历,拓宽了我的视野,使我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参照系统,而塔皮埃斯的展览,明确了我日后的创作定位。现代书法和抽象水墨中偶然性、随机性、抽象因素,因为这些思维上的冲撞,在我后来的版画中终于衍化出了现代审美意味的形态语言和符号系统。

  把我二十多年的绘画经历概括成几个阶段,只有现在回头看才能做到。我的意思是说,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曾为“阶段”进行过设计。在所谓的每个“阶段”,不论是开始还是结束,我自己似乎都是浑然不觉的。我从来不要求自己要按某个模式去画画,也从来不矜持于“版画家”的身份。该画什么也就去画什么,该开始就自然开始,该结束也自然就结束了——当然这只是就“阶段”而言。至于接下来我的创作会如何走下去,我也还是浑然不觉。但我知道,我还会不断进入版画的状态中。版画对我来说,总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结。这只有“版画中人”才能理解的感受。

预留广告位置

下载地址

相关说明

  • 推荐使用 网际快车 下载本站软件,用 WinRAR最新版 进行解压.
  • 目前很多国产软件以及汉化等安装程序捆绑流氓插件,大家在安装的时候务必留意每一个安装步骤.都客网不会接任何捆绑插件的广告.
  • 如果您发现此软件无法下载,请稍后再次尝试.
  • 钟曦自述:我绘画的几个阶段 已通过本站测试,测试结果请参看说明及截图.
  • 钟曦自述:我绘画的几个阶段 为网上收集,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
  • 本站为非营利性站点,所有资源均是网上搜集或私下交流学习之用,任何涉及商业盈利目的均不得使用,否则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您自己承担.
字母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